安徽省天堂寨风景区旅游发展有限责任公司

  • 中文版
  • 英文版
  • 日文版
  • 韩文版

外南河

发布时间:2012-6-9 | 来源: | 作者:兰金怀 搜集 黄守浩 整理 | 责任编辑:

(女)  光绪坐龙厅,二十九年春,后畈有个杨永新,请来个刘先生。家住外南河,天下人又多。多少表哥想表妹,表妹想表哥。公公读书多,丈夫瞎子哥。可恨娘家不好过,母亲来烧锅。家里来的客人多,有个好表哥。写算俱全都不错,八字胜过我。表哥好心肠,每日来看我。一买香烟二买糖,交与奴手上。表妹笑哈哈,表哥听端着。要你花钱做什么,亲戚日子多。站在哥面前,随手装袋烟,堂前有椅哥请坐,转手把菜托。左手端杯茶,表哥你坐下。喝了粗茶泡细茶,瞒着二爹妈。表哥左手茶,右手摸妹怀。请问表哥摸什么,对不住我哥哥。

(男)表哥笑嘻嘻,表妹听端的。我的妻子就是你,天赐好夫妻。

(女)表妹笑盈盈,表哥听端正。把我当了下贱人,亏你是先生。奴是有情人,无奈不由身。虽你现在救火近,实在难尽情。

(男)见妹不准亲,表妹好狠心,说得油干捻子尽,可怜又伤心。

(女)本当要准亲,你是远乡人。倘若老板不再请,你是害人精。见哥把话明,双手搭郎身。二人挽手上房进,打坐牙床厅。二人上牙床,一对好鸳鸯,金鱼戏水重重上,蜜蜂采花香。二人下床厅,送哥出房门。倘若有人来盘问,切莫说真情。送哥大路上,表哥回头望,我心放在你心上,切莫把名扬。表妹把手招,表哥你快跑。倘若有人知道了,二回难相交。独自回江南,表哥好可怜。他的家乡路又远,何日得团圆。独自转绣门,心中闷沉沉。做双花鞋送亲人,表表奴的心。花鞋绣起身,手纳跳三针。前头绣个步步紧,后头绣个古人名。绣个百般十洋景,皮条钉后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