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省天堂寨风景区旅游发展有限责任公司

  • 中文版
  • 英文版
  • 日文版
  • 韩文版

天堂寨自驾之旅

发布时间:2012-4-16 | 来源: | 作者: | 责任编辑:

  依然是好满好亮的月色,古城沐浴在的静穆中。单位一百多号人分乘四张客车向西行驶,车从流光的湖水旁倏忽而过,时凌晨四点半钟,车厢里整齐的人影,车外是寂寞的田野,有一个杖藜观山的愿望,也应该是一种美事吧。今天我们要去位于安徽金寨县境内的旅游地——天堂寨。
  车行至六安,已能看到微茫的天光了,苍然的月亮和灼然跃起的日出遥遥相对,那片逶迤不绝的高地和小丘及顺势平缓流淌的小河,远处树林淡淡的疏影,瞬间闪过的肩挑手提的行人,起早耕种的农民,此情此景,打开我久闭的心扉,这幅天道酬勤的画面给了我诗意的润泽。这一路的景色让我浮想联翩,我首先想起李广田的散文,在他的笔下,晨起赶路的情景跃然纸上,鸡鸣、晨星、山峦、炊烟和村妇,早晨离别时清新的呼吸。年轻的时候看到他写道“依晨星指引,翻几丛山峦”,心就如此向往之 。其次我想到好几年前看到的叶蔚林的短篇小说《割草的小梅》,叶蔚林的小说恬淡而致远,他的《酒殇》、《三个女人和一根绳子》都是一些简单情节甚至缺乏结构的篇章,但为什么给人宁静淡泊的感受呢?大致是寓情于景所致吧,他把浓烈的情愫诉诸笔端,“头上晨星依然闪烁,河岸那边低垂一钩残月;沼泽有薄薄的雾气,两边的山丘轮廓分明,好像铰出来的剪纸。屋旁豆梨子树上的猪屎鹊已经跳出巢,试探地喳喳一声两声。这一切都预示今天是个好晴天。小梅喜欢晴天,晴天可以割下更多的龙须草”,这些描写早就刻画在我的记忆中了。
  车至霍山境,那座曾经谋面的文峰宝塔肃穆在春风中,寂静的文峰公园已经沐浴在初阳的光芒下,车继续向西,远山渐渐露出它俊俏的面影,近处山上的树木历历在目。甚至看到著名风景区——霍山铜锣寨空灵的一抹黛色。山道逐渐颠簸蜿蜒起来,车也像一个疲倦的路人,有很沉重的喘息,坐在车内只感到心脏不停地升降。这时候阳光已经不再吝啬它的光芒,它打在山坳处、泉水边,桃花红润的脸上。那些偶尔才得一见的村舍,斜落的屋脊,那石墙小瓦,那泛青的竹篱,那寂寞的炊烟,都定义着风景。山路逐渐逼仄,路的两边巉岩兀立。绿色流线一样涂抹着车窗。我甚至在想,我是要去天堂寨,还是停留在这一路的景色,我是要旅途的过程还是要膜拜的造访?车向西又约两个小时,绕山数匝,阳光不断变化着它的方位,乘客像在摇篮里,在造物主的呵护下,在梦想和追寻中摇摇晃晃。
  倚山而建的燕子河镇停泊在柳暗花明处,此处的海拔应该有800米吧,看到山民挑着造型奇特的担柴筐穿梭来往,就倍感山区的特色来。停车歇息,坐在一爿早点店里,要一碗小米稀饭和山里人自己醃制的小菜,看洁净的地面,看油漆斑驳的饭桌,看店老板寡言少语。听皖西方言,听屋外集市的喧哗,听炭火在炉蹚里毕剥作响。时上午九点钟,这里离天堂寨还有三十二公里。继续赶路的时候才知道为什么车在燕子河镇停留,才知道去天堂寨的路原来是千难万险,在某些转弯处甚至只有一个车道的宽度,如果对面来了一辆车就很难交错过去。从左边的车窗看下去,沟壑幽深,草长树茂,偶有一两座房屋倚山而居,你不能否认人的伟大处,俯视其下,太阳的雾色清晰可辨,杏花灼烧着行人眼睛。自古而言:杏花春雨江南。可这里是典型的大别山腹地,暖阳的晴天,个中绝妙之佳境只属于旅行者呀。
  车行至天堂寨的主峰的半山腰,这里和湖北的罗田、英山接壤。一溜土菜馆沿山排列,同各处的旅游点的情形相似,并无可着墨之处。导游也懒懒散散的,甚至导游赶不上趟儿。我们索性随着行人尾随前行吧,这是座纯自然的山,并无古典文化可言,介绍与否恐怕没太多的干碍。拾阶而上,听泉水声潺潺,三月的山峦花儿蓄势待发,瀑布千寻,但水量较小,在“泻玉瀑”,甚至看到瀑水和冰晶竞相飞溅的奇观。泉水清冽,微呈蓝色,真如广寒仙境。越向上行人就越加稀少,天堂寨的山路就越来越差,走至一半的时候,甚至没有了石阶了,只有树桩平放在路上权当阶梯。有时看不到路径,只能凭着倒伏的草判断有人经过的痕迹。身后只有三四个游客了,我们在山上废弃的屋宇前稍作停留,我们相互质疑是不是走错了道。太阳黄灿灿的,但照得人并不暖和,脱了衣服冷,穿了又热。时山上气温不过摄氏15度左右。合欢树摇动着高枝,女贞开着暖暖的白色花朵。越往上走越感觉不对劲,脚下踩着烂泥儿,山上的冻土尚在融冻,几乎看不到任何道路的迹象,大家一阵惶然。这时候有人从山上下来,让同行的人找到希望。离山头很近的时候才见到山峦环抱的景色,缆车从远处的高处缓缓上升。我兴致勃勃地在“屈原问天”处留影纪念。我写这篇游记似乎应该至此结束了,但如果就此结束那应该是我莫大的遗憾。
  登上主峰,大家都松了口气。时下午一点多钟,离集合时间大约两个多小时,同伴建议要乘缆车下山。和我结伴的同事也提议要乘缆车,我说,从这面看风光无限,还是步行下去吧。走了几步方知此路异常艰难,比上来时的路更加模糊了,山势陡峭,绝壁千仞。有众多类似鲫鱼背的“路”,而且无一点道路的标志物。走起来无一刻可以懈怠,无丝毫的喘息之机。心里不停地打起退堂鼓,幸好半途看到一销售货物的长者,上前询问,方才得知,此乃山之北坡,虽险但景象万千。我们环顾四周,果然山色晴朗,气势不凡。翻越几座山头几座峭壁之后,发现有人从山下往上攀登,此时心中荡漾着无比的喜悦,为我们果敢的决定欣喜若狂,这时松涛猎猎,从峭岩往下俯视,江河脉清络明,树木交通,淡淡云雾丝丝缕缕,此乃真天堂也。我在想,事无经过,不知就里呀。我禁不住与同伴相视一笑,以示庆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