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省天堂寨风景区旅游发展有限责任公司

  • 中文版
  • 英文版
  • 日文版
  • 韩文版

天堂寨记忆

发布时间:2008-11-11 | 来源: | 作者: | 责任编辑:

  因工作的关系,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到现在,我已记不清上天堂寨的次数了。
  天堂寨——那变幻无穷的白云,那雄伟壮美的山势,那婀娜多姿的瀑布群,那古老而珍奇的林海,那万紫千红的野花,那活泼可爱的娃娃鱼,那清脆悦耳的鸟鸣声,那熊熊燃烧的篝火,那原始而温馨的吊锅,还有那可亲可爱的厚朴山民,那欢天喜地的农家乐。都印在我的脑海里,镶嵌在我的心坎上。
  在天堂寨我闭着眼镜能猜出风景的名字,摸着石头能讲出地方。天堂寨风景区内的每一条小路,每一道小河,每一片树林,每一块草地就像我的亲人我的朋友,都亲切地接待过我,触动过我,与我畅谈,与我交流,与我相握,与我在山水之间神游。
  每一次走到天堂寨身边,我都要走进她的怀抱,享受着母亲般的拥抱和爱抚,顺着台阶,一步一步爬上她的头顶,呼吸着天然清新的空气,感受着山风轻柔的抚摸,品尝着纯净甘甜的天堂水,我陶醉,我忘情,我忘我,我是谁?我多么想变成小草,变成小树,变成小鱼,永远与她在一起。
  我思念着曾经为揭开天堂寨神秘面纱,使她从悠深中走出来的开拓者们。
  二十年前的一九八六年的秋天,安徽省风景名胜考察组长王冶平(原安徽省建设厅规划处处长),副组长彭守仁(安徽省城乡规划院院长),工程师罗来平等从皖南的牯牛降,皖西南的天柱山冒着秋雨,来到我们皖西进行旅游资源的考察。第一站到大别山的霍山县的白马尖林场进行考察,天堂寨(白马寨林场)是最后一站。考察组的成员们翻山越岭十几天,又加上秋雨连绵,真是人瘦马乏,急需休整。他们打算白马尖林场考察结束后就打马回城了,天堂寨(白马寨林场)就准备放弃了。我们听到这个消息后,立即赶到金寨和霍山的交界处,也就是考察组的领导们看我们立即停了车,我们迅速地跳上他们的车,耐心地述说着请他们到天堂寨(白马寨林场)考察的理由。当时我对他们说,“县政府作好了迎接考察组到天堂寨的一切准备,你们即使要走,也要到天堂寨(白马寨林场)住一晚上才能走,我是具体经办人,不把你们请上山,一是向县政府不好交差,二是不好向林场的职工交代”。考察组的王冶平组长和专家学者听我这么一讲,被我们的诚心所感动,最后还是非常勉强地跟着我们到了天堂寨(白马寨林场)。
  晚上,林场场长王凡九把天堂寨(白马寨)的由来,自然风光,森林植被,珍奇动植物,人文景观,历史传说等如数家珍地向考察组作了汇报,特别是王场长“放下砍刀,保护森林”的决心把在场的人们感动了,同时也感动了老天爷。
  第二天,久雨的天堂寨,终于放晴,为考察组的专家学者带来了好的心境。经过天水沐浴过的天堂寨(白马寨)以她自然、靓丽、清爽呈现在省考察组的面前。那时山上没有路,林场派了几个有经验的老林工做向导,手持柴刀一路披荆斩棘,开出一条供我们手脚并用的登山山道,第一次走进天堂寨的省级风景名胜区评定的专家学者们,看到第一道瀑布(九影瀑)时,就被它的气势所倾倒,连续看了三道瀑布后,他们异口同声地说,“天堂寨的瀑布不比黄果树瀑布差”。好不容易爬到龙剑峰,他们被龙剑峰的险峻而震撼,王冶平说,龙剑峰不亚于天都峰,站在龙剑峰望西南方向看到一块竖立的石头,酷似一尊人头像,有的说像阿诗玛,有的说像石佛,还有的说像大诗人屈原等等,从龙剑峰继续往上爬,路过一个山谷,山谷上长满了多年生的植被黄杨,给了大家一个惊喜,不大吭气的工程师罗来平高兴地说,“在许多著名的景区都很难看到黄杨,没有想到在这里发现了”,大家就势把这个山谷命名为“黄杨谷”。从黄杨谷到天堂寨山顶,忽然出现一片一望无际的原始大森林,里面生长各式各样的在山外从没有看到的树木,有南国的相思树,有北方的红豆杉,特别是看到里面躺着横七竖八的古树,有的像是老死的,有的像是遭受雷击致死的,还有的像是藤经攀绕缠死的,专家学者们发出了“真没想到在天堂寨看到了原始森林,大别山真是特别之处,南北植物都能在这里繁衍生长。”在森林里行走是一种享受,脚下像是踩着海绵垫,软绵绵的,抬头看看树叶,红的枫叶,黄的栗树叶,绿的松柏树叶,爬山的疲惫顿时消融。森林好似迷宫,好不容易从里面走了出来,迎面的有是悬崖绝壁,好在人多连拉带拽一个个都战战兢兢地翻过险境,当时赶到非常刺激。现在想起来,还真有点后怕,那是在拿生命开玩笑。
  早上出来时每人只带了两个鸡蛋,两个馒头,爬山体力消耗大,饿的快,还没有到天堂寨的山顶就把鸡蛋和馒头吃光了,好不容易登上海拨1729.13米高的山顶。天堂寨的山顶跟别的山顶截然不同,是长满广阔牧场,又像是悬在云中的特大空中足球场,还是老天恩赐的观赏变幻无穷的云层的观云台,大家顿时精神起来,王冶平兴致勃勃地数这云层变化的情况,得出天堂寨云层变动二十八次的权威数据,天堂寨的云彩太美了。
  传说天堂寨是明朝布贩子徐寿辉造反,被朝廷追杀,逃窜到“吴楚东南第一关”——天堂山,利用深山老林这个天然屏障,在天堂山上安营扎窄,建立“天皖国”自称国王。徐寿辉就赐天堂山为天堂寨。当时天堂山热闹了一阵子,建了寨墙,寨门,有插旗石,有天池,有造钱坳,还有二十四个卖猪肉的肉案子。当我们看到流动的“天池”玉液从天池里源源不断地流淌着,涓涓的淌水声,就好像听历史的老人向我们讲述那遥远的故事,看到静躺着的插旗石,就好像看到旌旗猎猎,刀光剑影,战马嘶啸的古战场,还有那造钱坳和卖猪肉的案板痕迹,可以想像出当时“天皖国”的一时繁荣。
  早已过了午饭的时间,专家们都被天堂寨的美景吸引了,忘记了饥饿,忘记了时间,真是“秀色可餐”啊!那时还没有手机等现代化的通讯工具,林场食堂的工人们把做好的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,还不见上山人的踪影,工人们怕饿着考察的专家们,就擅自做主挑抬的把饭菜送到半山腰,十几个工人对着山顶大声呼喊“吃饭啦!”“吃饭啦!”的呼声响彻云霄,考察团的专家们说,“没有想到工人们能把饭菜送上重担爬山,工人们真是了不起”!事情过去二十几年了,回荡在山谷里的“吃饭啦!”的呼喊声还时时在我耳边响起,我一直认为那是世界上最美妙、最悦耳动听、最感人肺腑的乐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