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省天堂寨风景区旅游发展有限责任公司

  • 中文版
  • 英文版
  • 日文版
  • 韩文版

天堂寨里流溪飞瀑云朵

发布时间:2012-4-15 | 来源: | 作者: | 责任编辑:

  初识天堂好风光
  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,就被深深吸引了。天堂这个美好的字眼,一直代表着富丽堂皇、平安祥和或者幸福。我在想:什么样的美景才能配得上“天堂”二字。
  终于有个去天堂寨的机会,我怀着急切的心情要“千里跃进大别山”。合肥西区到六安,一条笔直的公路两边绿树与店铺相间,时而有金黄的稻田掠过眼帘,预示着秋天的到来。
  霍山到天堂寨的路以盘山公路居多,山路十八湾,汽车行进在接连不断的S形路线上,人被晃得左一下右一下,不一会就有头晕的感觉。路两边有三三两两的房子,以各种朝向掩藏在树丛中间,或背山而立,或面溪而依,房前常有鸡、猫和小狗晃来晃去,簇拥在竹子和果树中间的房子让人有了田园牧歌的感觉。只是,在这个电子化时代,即使在深山也不会有世外桃源的感觉。
  天堂寨的第一道门设计成枯死老树的模样,这种创意很有意思,比较后现代。虽然知道这“树”是钢筋水泥的产物,还是在心里赞扬了一下。我想如果设计成一个大树洞,人和汽车从里面钻进去,不更有意思吗?
  傍晚的天堂寨没有我想象中的热闹,小街上人影稀疏。一年前在雁荡山的时候,看夜景的游人仍然摩肩接踵,差点把我的鞋子挤掉,同样的场面在庐山的牯岭街也出现过。我被挤来挤去的人群搞坏了看风景的胃口,所以在五一和十一黄金周里,都选择闭门不出。人声鼎沸的地方,再好的云朵、风声与清溪,也不能让人感觉出清静。如果是赶庙会,那是另当别论。中国人是极喜欢热闹的,所以围观的人墙和看客比比皆是。空旷和安静应该是一处风景的要素,熙熙攘攘的地方,人是静不下心来用心神与山水交流的。
  山里的气温说降就降,太阳刚落山一会儿,寒气就上来了,胳膊有些凉,让人不由自主地抱紧了胳膊。几百平方公里的森林,就是一个巨大水库啊,四季林木旺盛,山泉淙淙经年不绝,这都是自然给予人类的恩赐。
  流溪碧潭间的欢歌
  晚上,入住的宾馆背靠着一条小溪,哗哗水流声的节奏和音高是一种调子。这条溪流以这种声音和速度流了多少年,无从查知。我曾经开玩笑地说,溪水里的任何一块小石头都有千万年的历史,甚至溪水边的青苔茅草也可能有一颗上百年的根,比我们活得时间长多了。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,人的生 命实在是短得可怜。
  第二天清晨,天气出奇的好,太阳从东边山头的树丛中慢慢升起,阳光在树缝间筛下一些斑驳的影子。树林和花草被阳光拉出一条很长的影子,仿佛童话中的世界。耳边出奇的静,也许鸟儿和虫子还在沉睡的梦中,只有自己的脚步和息孔间长长的吁气。远处传来鸡叫和狗吠,让人想到一个画面的典故,叫深山藏古寺,只不过这里藏的是山村。
  山中一日,世上千年,这山里一草一木的变化实在是太小了,树一年年地长大,也一年年地死去。有人说山里的檀树,活着三百年,枯死之后还能站着三百年,倒下腐烂也还要三百年。如果没有人为的痕迹,深山里真是百年一瞬,有些变化几乎是看不出来的。
  第一天游览的是白马大峡谷。一路上溪水和清潭不断,山谷的上空是延绵的青山,而那山却也是极其有画意的。有的地方,光秃秃的一块地,是一整块岩石,岩缝间长满绿草与小树,小树有的苍劲有力,有的劳逸斜出,但所有的树枝头都伸向天空。这长在岩缝间的树,被人类赋予了很多精神上的意义,其实,为了生存再艰苦的环境也有克服的办法。树是这样,人也是这样。
  山谷间的溪水里,有一处叫“五彩画廊”,其实就是各色的岩浆流杂揉在一起形成的各图案,因为太没有规则,有形成旋涡的,有的形成线条,有像飞瀑,有的像云朵,还有的像飞禽走兽,像抽象的后现代画派。只要发挥想象力,你可以陶醉在这些被潺潺溪水流过的天然画廊里,而此时,你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要超越人类很多。小溪里有很多深潭,潭水的深浅决定着它们的颜色,有的浅绿,有的碧绿,有的墨绿。“桃花潭水深千尺”,对一往深不见底不可目测的潭水,也许想象是唯一的办法。
  很多挡在溪水里的石头,被水流打磨得光滑而圆润,你不知道它以那种形态呆了多少年,也不知道它的未来会到哪里去。我在一处离溪水很近的大石头上躺下,巨石平滑而温暖,手伸到溪水里,像回到了童年嬉水的时刻,身心轻快。
  沿着溪水一路走下去,溪上的桥,一会儿由右向左,一会儿由左向右,而对面必是一处悬崖峭壁。崖壁间生长的青苔小树,都仿佛藏着很深的秘密。
  溪面越来越宽,水流趋缓的地带就走出了峡谷。溪水的欢歌也开始由C调换成了A调,举目四望,土地平阔,田园清爽,有了村庄和稻田。
  飞瀑泻玉白马跃群山
  天堂寨的另一种风光是看飞瀑。从一处叫龟松争寿的地方开始,一路的溪水和飞瀑,有雷劈石、千年香果、九影瀑、情人瀑、泻玉瀑、剑劈石等。瀑布的诗意,也许就在那些飞溅如玉的水花,很高的瀑布,水花会在空中形成水雾,而水流很急的瀑布,会在水潭中形成很大的旋涡,砸出很高的浪花,声音也震耳欲聋。景区里共有100多道瀑布,落差50米以上的就有18道。
  毋庸讳言,现在很多景区的瀑布都有着相似的名字,面对如此的美景,人们只能用“泻玉”、“情人”、“桃花”、“天下第一”之类的词语来形容。那些瀑布在人们没有给它们命名之前,早已经存在千年万年,甚至上亿年。那些夸赞似的名字,对于一处风景来说,并不是太重要,面对美景,人类只能发出由衷的赞美。
  山梁间,很多山头和山石,都被人依行拟物,被命名成景点,比如“马头峰”、“白象戏水”、“金狮啸天”等等。还有很多风光隐藏在丛林之中,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和想象力,总能给它们找到相匹配的名字。特别是天堂寨的主峰之一的白马峰,导游说,这座峰的身子在安徽,而马首在湖北。因为此有人开玩笑说这匹马“吃了安徽的草,肥了湖北佬”,成立吃里爬外的家伙。一座矗立在山脊上的石碑,一边写着“江淮分水岭”,一边写着“鄂皖交界处”。山梁上的雨水,向左的流进长江,向右的流进淮河。
  山石流瀑和森林之处,天堂寨的云也很美。因为山陵层叠,森林广阔,气候湿润,天堂寨云雾缭绕,变幻无穷,所以古称“多云山”,晴日当空的日子,也有白云绕山,山以云为衣,云以山为体,可谓“千岩万壑生紫烟,山在虚无缥缈间”。
  深山藏雄兵,大别山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,楚汉相交的天堂寨更是首当其冲,南宋时,文天祥曾派同榜进士程伦到淮西抗元;元至正十一年(公元1351年)红巾军领袖徐寿辉在此建立天堂寨,招募义军百万,席卷东南数省,割据一方达11年。国民大革命时期,这里诞生了两支工农红军,天堂寨也成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。而1947年的刘邓大家“千里跃进大别山”,更是让这里的山山水水,都染上了革命的色彩。至今,这里还有清代咸丰年间的关卡、义军用过的石臼、古炮台、议事厅等历史遗址。当历史的烟尘都化为过眼云烟的时候,山梁间潺潺而鸣的仍是那千年不息的山泉。
  一处山水,是一处精神。不同的人,能从这些风景里看出精气神,也能看出哲理和人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