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省天堂寨风景区旅游发展有限责任公司

  • 中文版
  • 英文版
  • 日文版
  • 韩文版

南河古民居

发布时间:2013-11-4 | 来源:阜阳热线网—刘虎 | 作者: | 责任编辑:

     在大别山天堂寨,有一处深藏在山水间的古名画。这,就是南河古民居。在岁月的笔记里,散发着古香的味道。
 
       最初认识南河古民居,是在那方寸之间的镜头里,隔着岁月,聆听那在山中的古典之美。在到达古民居之前,听到有关与古民居的故事,心里,装着的不仅仅是向往,还有对民居有着一种传奇色彩的寻证。

       十月的天堂寨在秋色里,呈现出优美的画卷。远远地看,像是另一派大师的绝笔。

       从白马峰到南河古民居,一路上的山道弯弯,云淡风清,听尽溪水秋声。这美景,让久居阜阳的我,有着无比的赞美。仿佛这山,这水,这松,这云,就像是一个没有标点的隐喻。用唐诗里的“返景入深林”,或是“清泉石上流”之句子,最能让人感悟其中之味。

       关于这座古民居,据说可以追溯到宋朝,在当时有一段民间传说。南宋末,程伦为抗元在多云山(天堂寨峰)初建天堂寨,到了后元末,僧人彭莹和布贩徐寿辉聚众反元,又重建天堂寨。这其间,或许有不少的故事,如若能深了解,里面一定有不少传奇的英雄故事。

       青砖灰瓦下的古民居,保留着明清时期村落格局原型,布局构筑精巧,空间层次富有韵律,水口庭院景色如画,仿佛是镶欠在大山之中的瑰宝。在历史的书卷里,有着精美的一页。在今天,去阅读这份古老,让人感到一种沧桑。

       村前的塘,塘边的树,树下的草与花,在蓝天下安然地生长着。在秋天,树叶泛着油光般的黄,也有浸染青绿的翠。虽说叫不出树的名字,想必也和古村的人一样,在岁月里静守着一个季节的轮回。

       在古民居静坐,山里的时光仿佛就是一把梳子,梳理着杂乱的岁月,让人心静。

       喜欢上这山,这水,也喜欢上这古民居,在树下听瀑声潺潺而下,就像是佛的禅语,洗着人内心的尘埃,又仿佛是一位老者在向人们诉说着这大别山的幽深与静谥之美,诉说着南河村落人的淳朴、善良,诉说着岁月无声里的远与近,诉说着纯真、质朴与坚韧的美。

       这是一幅活着的水墨山水画,又是一幅静止的工笔雕刻画。在画里,岁月已老,而景却依旧。

       用目光触摸村落的墙,瓦,亭,檐和水井、水缸,也许这朴素,能让人重拾一段岁月,重读一段时光,也让人仿佛是约见遗忘已久的世界,一如黑白电影的画面,让人的心,再次平静。

       想必生活在古村落的山里人,都是喜欢上喝茶的。

       虽说天堂寨的茶有很多种,而真正的野生茶却很少喝。在古民居,喝茶、看山、听水被看作是一种纯真而惬意的生活。茶园在天堂寨随处可见,而古民居却是很少。山里人喜欢喝上好的野生翠芽儿茶,种的茶,却不太喜欢。他们喜欢上野生茶,也许和生活的野趣有关。和他们交谈,浓厚的大别山土语,地道的淳朴方言,带着慈与善,让我感觉到大山的厚重。听起来,感觉到很亲切。
   
       青石或灰砖的墙上,长着青苔,在目光之中给人一种岁月的静。木格子的雕窗上,刻着窗花,透着世俗的古色古香。也许是大别山的厚重与灵气,让古民居有着拙朴之美时,又略带有水的唯美。像是古卷的一首诗,像是邮票上的票花,又像是剪纸艺术里的线条。

       深秋中的古民居,在山水的悠远声里,写意着古老的情调。仿佛那年的月色,仿佛那年的灯火,仿佛那年的爱情,在世俗里变得如尘。回望,我们已经走的太远,太远了。

       我知道,南河古民居虽在中国古建筑中不算是最精美的,但它的古典,在大山之中,犹如一块碧玉。记载着山中岁月,记载着山里人的厚道与安详、与世无争的幸福生活。

       与城市里那些林立的高楼大厦相比,我更喜欢上民居的古香气。那在窗棂上的木刻,在柱廊或是亭檐上素淡的工笔写意,都是人寄寓的理想,追求美好的生活。在古民居生活的人,他们的祖先或许诗书达理,或许饱读经纶,或许知贤达慧、与世无争。隐居山里,做贤人乃是古人的一大明智。虽说英雄无作为,而修身养性则是他们所追求的另一种人生境界。我想,在世间经常感觉到自己有名气的人,来到山里,也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。与其在世上谈经论道,夸夸其谈,不如在山里走一走,在古民居住一宿。这样,才懂得世间,才读懂人生,才感知世俗。

       山如黛,水似情。南河古民居如多年陈酿的酒,浅饮,也会让人醉意的。

       喜欢在十月的天堂寨看山,喜欢在十月的南河古民居听秋。一层一层的秋色把山川染尽,我读到另一种自然的语言。这画卷里,有着天堂寨山水的秀丽端庄,有着江淮大地的雄姿壮丽,也有着人与自然和谐而生的诗意。

       南河古民居,韵在一个古字。经年的故事,就像青苔,在墙上一层一层的剥落,透着几分红尘烟火的味道。多少年来,让人读不尽岁月,读不尽人生,也读不尽山水的厚重与灵韵。

       如若我在南河,我会用一生去陪伴山水。远离纷乱的尘世与争名夺利的无烟纠葛,听松涛阵阵,看云卷云舒,重拾心中一份古老与安详,看山饮茶,平淡一生,足己。

       前尘隔海。这南河古民居,给人太多的想像。我知道,我最终是世间的过客,而民居留给人的,却是悠长的回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