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省天堂寨风景区旅游发展有限责任公司

  • 中文版
  • 英文版
  • 日文版
  • 韩文版

梦里天堂寨

发布时间:2013-10-23 | 来源:阜阳热线网—刘虎 | 作者:刘虎 | 责任编辑:

    有人说,看景不如听景。到过黄山的人,都说黄山的美如诗似画。回来之后,细细品味,总感觉像是在梦里一样。而真实的,却是自己。我想,天堂寨,也是如此吧。


    秋天的天堂寨,在画卷里有滴翠的绿,也有秋染的红,黄和银色的白。也许,不需用丹青水墨,天堂寨就能在纸上呈现一派美的绝伦。

     听朋友们说起天堂寨之美时,总让我心里有种羡慕。天堂寨在我的梦里,几回回似是一段没有结尾的故事。也许是因为没有去过,对它的向往,就像是乡村的小伙想见不曾谋面的媳妇一样。那种感觉,美滋滋的,让人心醉。

     虽说阜阳同六安只是一水之隔,一风之隔,一墙之隔,而在地理划分上,六安属于皖西,阜阳则属皖西北。两座城,有着不同的历史,不同的文化,也有着不同的繁华。六安以前有六安国,阜阳古有胡子国。从历史的角度看,两座城有着同等的历史厚重。阜阳有西湖,六安有天堂寨,这样一山一水,让两座城成了山水相连的好兄弟。天堂寨之所以让许多人向往,也许是因为飞瀑、奇松、怪石和云海吧。记得清代有诗人赞美说:“山到多云弯复弯,最多云处众山环。长官也爱多云住,不是多云不住还。”品起来,很有一番的趣味。在今天,也有人写天堂寨,记得有一位这样写:“深山,密林,飞湍流深。古林幽径,人迹渺远。另一番胜景,别与人间。”我觉得,无论怎么写,字里行间,有着一种秀美的情染在其中。无论是在寨里还是寨外,让人心中藏有一幅山水画,一个美丽的世界。

     听过许多与天堂寨有关的诗,读过许多与其有关的散文,也看过一些关于天堂寨的影像图片。偶尔,也会记住一些模糊的地名。比如白马坡、白马大峡谷、九影瀑、玉女潭、神仙居……等等,仿佛那也是我曾熟悉的地名,只是熟悉得太久了,就变得陌生了。有时,也会在文字里想起寨里的传奇故事,想起刘邓大军挥师革命的英雄气慨,让金寨成为新中国一个将军的故乡!

     据去过天堂寨的人说,天堂寨之美,在于它的境界。如果一个人内心纯净,除了看山、看水、看文章,还会从肢体语言里告诉你一个人的文化修行。看山的人,不一定是看景,景看的多了,就会感觉到景的乏匮,景的俗套与景的重叠。其实,人都有一种错觉,这种错觉是心灵上某种审美判断的错位。每一处风景,都有它独特的精神与含义,只不过是你没有领悟而己。天堂寨听起来很美,那美,或许在我的心里就像是一个没有翅膀的梦,在秋天的彼岸,只有向往。

     有人喜欢“天堂”二字,代表着一种凡心的追求。也许是在人间经历太多的苦难、坎坷、挫折或是辛酸,对传说中的天堂与神灵除了怀有一颗敬拜之心外,还有对自由自在、无拘无束的生活追求。其实,在每一个人的心里,都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天堂,爱、恨、情、愁,酸、甜、苦、辣……都在其中。生活里,我们失去了许多美好的东西,有时让我们不敢相信别人,也认不清真正的自己。在世俗的世界里,掬一棒天堂之水,洗涤心灵深处的尘垢。让人的心灵,在四季都有着清芬的芳香。这也许也是世人所说的,一个人的天堂,一个人的世界,一个人的诗歌,永远都飘着最美丽的花香。

      奇松也好,怪石也好;飞瀑也罢,云海也罢。天堂寨在每个人的心中,仿佛就是天堂的隐喻。也许,你是归人,我是过客。匆匆忙忙里,相饮一杯茶,人生难得是相聚。

      有诗说,人生无处不风景,只在忆中话当时。梦里的天堂寨,伴着山水流韵的情,仿佛就是一篇篇精美的散文诗歌。渗透在人的骨子里、血液里,让人感悟到活的简单就是幸福。这种简单的幸福,在今天匆忙的生活里,不知有多少人能真正体会到其中的滋味?也许,是名利或权势让我们身困其中,让我们的内心有种充实的落寞感,有时困惑,有时迷失,唯回归自然,聆听大自然最纯美的声音,我们才感受到人生的平淡与美好。

      梦里的天堂寨,我的天堂梦。在诗里,卷起一叠岁月的缱绻,我在这个秋天,静听你灵秀的丰姿……